我们的侣行第四季要来了

2018-01-12 14:07:03 admin 26

作为一部没有明星参与的素人自制网络综艺,《侣行》也在网综的井喷中进入第四季。11月4日,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发布了2017年的内容计划。在未来的一年里,腾讯频道将会有30多档综艺节目上线。其中,更名为《我们的侣行》的《侣行》第四季,也告别优酷登上腾讯视频。

张昕宇、梁红夫妇主创网络自制户外真人秀《侣行》是一档现象级节目,前三季全网播放量超20亿,豆瓣平均评分达9.2分,全球媒体报道超过1500家。

2013年6月播出的《侣行》第一季更像是张梁夫妇二人的环球旅行记录片。从2012年开始,他们可能把当今世界最危险的地方都去了一遍:索马里、切尔诺贝利、南非、南极、亚马逊、阿富汗……这些冒险经历引发了观众极大的关注和好奇心。

这档节目颠覆了观众对于网络原创视频节目质量水平不高、定位人群较为低端印象的同时,也成为当年优酷平台上的“爆款”:第一季创下1.3亿的正片点击量。最高流量达到每小时52万,而此前优酷最火的节目也只有12万。

张昕宇、梁红也就顺理成章的节目继续下去。2013年年底,《侣行》第二季上线,总播放量超过8亿。2015年上线的第三季,目前播放量为3.3亿。

但综艺节目有一个“魔咒”,就是“火不过三季”,《侣行》第四季如何打破这个“魔咒”?不久前,三声记者

以下是张昕宇的口述。

作为一部现象级网络综艺,《侣行》是怎么诞生的

张昕宇、梁红夫妇

我以前是个有钱人。哪儿我都去了,福也都享了。直白地说,那时候我们经常在泰国住的一个酒店,如果我去了,服务生叫不出我的名字,我会不高兴。我们有次还专门要去法国里昂的一家小酒馆吃香肠,你说装到什么程度。

2008年汶川地震,地震发生时我在内蒙古。听到消息后,我马上回北京组织朋友一起去救灾,第一站是汉旺镇。有一次,我们想把一位女孩的尸体挖出来,但水泥板没绑稳,掉在了尸体上。女孩儿的父亲就在旁边,还过来安慰我,告诉我以前这女孩儿是什么样的人。

我和梁红是一起长大的,我们都是北京四合院里的孩子。我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光,都有她陪着我。在经受过了生死惨状的打击以后,我们决定,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,追求我们的梦想,环游世界,到我们想去的地方,做中国人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。

2009年,我们开始为旅行筹备。除了设定旅行的路线,我们还学一切我们有可能在旅行中要用到的技能:帆船、潜水、直升机……因为曾经答应梁红要在南极举行婚礼,我决定要开船去南极。但我发现如果要驾驶帆船去南极,还得对它进行改造,又跑去学了造船。

2012年年初我们出发了,第一站就去了索马里的“天堂之城”摩加迪沙。去摩加迪沙的原因是以前看电影《黑鹰坠落》,美国特种兵部队被看似乌合之众的索马里民兵痛击,遭遇了惨痛的失败。索马里除了海盗还有什么?那里的普通老百姓都是什么样的?是不是所有的人都是武装暴力分子?我和梁红有许多谜团要到摩加迪沙解决。

接下来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了。我们住着五星级安保的酒店、在大街上看到的都是荷枪实弹的平民,甚至同时被三个“总统”约见。因为想看当地老百姓的生活,我们带着十几个安保人员去了贫民窟,差点就被锁在里面了。

在第一年,除了索马里以外,我们还去了切尔诺贝利、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和马鲁姆火山。核心想法都是一致的,就是想看看这些教科书曾经提过的地方,究竟长什么样儿。

2012年底回来以后,我们拿着几千个小时的素材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有一个朋友,带着当时优酷的制片人周茵来了,她问:“我是优酷的,你们这个能不能在网上播?”我还问她:“优酷是哪个单位?”

第一季火了,我没有什么感觉。比较不可思议的事情是,第一季正红火的时候,我们已经出发了。那时我们开船到洛杉矶的港口,居然能有人叫出我的名字,还有人中秋节给我们送月饼。竟然有这么多人来关注这个事儿,网友还在微博上艾特我们,帮我们关注当地气温,让我们多穿点儿什么,这种支持对我来说比较有意义。

对于《侣行》团队,这个产品有怎样的商业价值

张昕宇、梁红夫妇

你要是问我怎么组建团队,我没有要求。有共同的价值观、爱国就行,都是哥们儿。你问我预算,好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,我根本就算不出来,第一季可能花了一千多万,第二季单单是帆船就花了一千多万。

我们还得买情报,这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,去分析我们的路线上会不会有武装恐怖袭击、会不会有炸弹、我们居住的地方会不会有教派冲突和民族冲突……购买情报的成本,单条情报从几百美金到十几万美金不等,加起来就是天价,所以我根本算不出来预算。

在第三季,为了在阿富汗重现被恐怖分子炸毁的巴米扬大佛,我们跑了好几个部门,包括阿富汗政府的文化部、教育部,还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,因为大佛曾经是世界文化遗产。得到了许可以后,我们才开始干这件事。

为了能把体积巨大的大佛投影出来,还得自己调试设备。在测试投影灯的时候,我没准备好,被强烈的光线射中导致视网膜脱落,当场就去了医院。

在成功地投影了大佛以后,我们激怒了恐怖分子。当时我们本来是打算从阿富汗直接开车去伊拉克的。但是由于在境内被恐怖分子通缉了,甚至已经有短信发到阿富汗老百姓的手机上,说杀死一个中国人给多少钱。于是我们只好把车子装进飞机,放弃陆路,飞到了伊拉克。

这一次事件的余波一直持续到我们回国。有关部门告诉我们,最好还是把相关影片撤下,不然我们在国内的人身安全也可能受到威胁。今年夏天,节目全部重新上线,有关部门也对《侣行》表示了认可。

第一季我们花的都是自己的钱,没有赞助商。第二季,直到我们到了南极,赞助商才进来,也就是奔驰。这是奔驰第一次赞助中国网络节目。在这之前我们没有赞助商,因为没人相信中国人能开帆船到南极,担心我们两个人死在半路上。甚至还有广告商问:“真死了怎么办?”

我们当初并不是想做一个节目,我们只是想把我们看到的、听到的、经历的记录下来,然后来告诉当地人中国人是什么样儿的,再来告诉中国人当地人是什么样儿的。谁知道我们变成了一个节目。

《侣行》为什么会变成《我们的侣行》

张昕宇、梁红夫妇

一开始我和梁红就决定要旅行5年。第5年可能会变成上下两季,最后一季会是个大团圆。在接下来的腾讯这一季是叫《我们的侣行》,我们要驾驶着一架32岁、完全由中国设计和制造的飞机运12进行环球飞行。

这次的路线是从北京出发,经过柬埔寨、横跨印度洋,直抵非洲,然后去南美洲,最后飞越南极,在南极点降落。我们11月底就出发。因为这架飞机本来不是为长途飞行和极地降落设计的,我们对它进行了全面的改装和检查,这都是在一家叫飞龙的中国公司完成的。最后这架飞机通过了中国民航的测试。

这次飞行,我是机长,梁红是副驾。还有我的侄子球球,他负责领航。如果我们真成功飞越南极,落到南极,这会是人类探险的第一次。

这次旅行的另外一个目的是多带一些人走走,所以这次这个片子叫《我们的侣行》。在今年,除了《侣行》第三季的队员以外,我们也会在一些站点征集网友参与我们的旅行。

2018年我们有更大的计划,就是要通过网络征集一两百个年轻人,一起坐破冰船,探索北极和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岛屿。腾讯可能会帮我们找到更多愿意一起走的人,去看看外国到底什么样。

和腾讯合作,主要是因为腾讯给我们多渠道发布内容,包括VR录制、直播、互动投票等等。腾讯公益也愿意和我们一起合作,一起实现我们计划中的公益项目。但一开始让《侣行》成为《侣行》的是优酷,我们一直记着。

我们落实的第一个项目是给刚果维龙加的孩子们送太阳能充电灯。维龙加拥有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公园。这里的盗猎者拿着AK47就直接枪杀这里的山地大猩猩。我们会和这里的守卫者一起保护大猩猩。

反叛军也聚集在这里,杀了许多人,有些家的后院你刨上半米深,就能看到尸体,孩子的尸体。他们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,一盏灯做不了什么,但能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。

我们在索马里看到那些标语,什么“放下枪拿起笔”,“知识改变命运”。咱们现在说起知识改变命运,都说“别扯那个,我去做买卖(就可以了)”。但是在当地,很多人没有知识,毛拉、酋长说什么就是什么。所以对于他们来说知识真的能改变命运,因为他们至少接受教育以后能有自己的思维。我都不敢管自己的计划叫公益计划,就是帮助,帮助计划。

五年旅行计划完了我和梁红打算干什么?回去继续做我们的外贸生意吧。我们还成立了环宇传媒,以后能做更多类似于《侣行》的节目。网友们管我叫270,我希望能复制更多的“270”。我们也是时候要孩子了,算是人生下一个阶段的梦想。如果不做这个,人生也会有遗憾。我们俩把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,男的叫张梁洪宇,女的叫张梁红宇。